有个人,一直对自己的一生感到非常遗憾。

这个人,就是辛弃疾了!

辛弃疾从小到大一直想当个大将军,驰骋疆场,可是一生都未能如愿。

梦想当个武将,最后却成了一位文人。可以说是很遗憾、很戏剧了!

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在你们眼中,他是南宋文艺好青年。

粉丝们给他组了很多CP,不管是异性还是同性。

辛弃疾出生的时候,“靖康之难”已过了十多年。

他的家乡山东济南,早已是金人的地盘。

可能是吃过了山东煎饼卷大葱,金人又想尝尝江南的白糖藕、马兰头、松子鱼、莼菜汤、宋嫂鱼羹......于是,他们再次南下侵宋(公元1161年)。

北方豪杰趁此时机,纷纷起事。

辛弃疾瞅准机会,带着他招来的2000多小弟,投奔了起义大军。

和他一起投奔义军的,还有一个名叫义端的花和尚。

某个深夜,月黑风高,义端偷走义军老大的帅印,一路开溜,准备献给金军。

可开溜到半路,在他面前的,却是抄近道拦截的辛弃疾。

看着辛哥D罩杯的胸肌,花和尚当场就给跪了。

义端曰:“我识君真相,乃青兕也,力能杀人,幸勿杀我。”

——《宋史•辛弃疾传》

手起,刀落,鲜血,人头。这一刀,砍出了辛哥“辛青兕”的外号。

(青兕:古代犀牛类兽名。一角﹐青色﹐重千斤。《西游记》中太上老君的坐骑就是这种神兽)

于是,在大家眼中,辛哥从此成为了猛兽——一般勇猛的人:

眼光有棱,足以照映一世之豪;背胛有负,足以荷载四国之重。

——宋·陈亮《辛稼轩画像赞》

精神此老健于虎,红颊白须双眼青

——宋·刘过《呈辛稼轩》

那一年辛哥22岁,手中的长刀滴答着——Firstblood!

第二年,义军决定归宋。

辛弃疾前脚去建康找皇帝商谈,后脚义军大本营里就又出现了一个叛徒,他的名字叫张安国。

咔嚓掉义军首领,逃入金国大营后,张国安松了口气:“来啊来啊你来杀我啊~”

社会你辛哥,听完只说:“哦,好啊。”

于是,辛弃疾领着五十名小弟,闯入金军五万人大营里,把张国安拖了出来,一路跑回江南,咔嚓斩了。

从此,辛弃疾成为了一个传说,声闻朝野,名传庙堂。

壮声英概,懦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

——宋·洪迈《稼轩记》

“其实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大将军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归宋前,辛弃疾连面对媒体的讲稿都写好了。

可当他再次踏上江南的土地,才发现,媒体才不采访他和他的英勇事迹。因为他们都在聊八卦!

而南宋的权贵们也都纸醉金迷、不亦乐乎。

辛弃疾多次进言皇帝,要去攻打金国。最后都被皇帝一一拒绝了。

“老大咱们去打架!”南宋皇帝眯着眼,不说话。

“老大咱们兵分三路!”南宋皇帝眯着眼,“呵呵~”

于是,辛弃疾在南宋30多年的生活,不是外放做官,就是赋闲在家。

30多年做得最多的不是杀敌,而是哔哔!

他开始经常思考人生,思考的结果,就是无尽的迷茫。

“那不如,就写几本词吧!让所有人都陪我一起迷茫。”

梦境里恍恍惚惚,于是他写遥远的年轻岁月: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现实中约会姑娘,于是他写夜色中寻找倩影: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玉案·元夕》

一个人喝醉了,也会耍点酒疯: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西江月·遣兴》

他感慨豪情不再: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也不忘细腻于平淡的生活: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清平乐·村居》

他把很多话写在词里,最终自己成为了一个大V!

但是,他心里总是有诸多不甘的。直到生命将逝,他还在用最后的力气呼喊:“杀贼!杀贼!杀贼!”

所以后人说起辛弃疾的词:

敛雄心,抗高调,变温婉,成悲凉。

——清·周济《宋四家词选》

他没有成为大将军,遗憾了一辈子。

可若他成为了大将军,我们又看不到那悲伤、壮烈、哀婉、奇丽的文字了!

社会我辛哥,你的词,我们喜欢!

--------------------------------

喜欢作者的清奇文风和画风,欢迎关注: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