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和哥哥就很少像别的兄妹那样整天有说有笑,可以说基本上不多说话。可这并不是我们的情不深。我们之间有一种特殊的默契。
哥是个很老实的人,不会耍嘴皮子。长辈们让他干的事,只要他能干的,不管再苦再累,他都毫无怨言地去干。
  记得他十七岁那年的夏季,雨水很多。有一次,爸爸把麦子摊在路上晒后,就因为别的事走开了。可那天的天气就像孩子们的脸,说变就变,刚吃罢午饭,就想下雨了。妈见事不妙,就叫我哥、我和弟弟先去把麦子拢成堆。我们把麦子拢成堆时才发现那一片儿地势太低,麦子容易被水冲走。
  于是,我们就赶紧把麦子装进袋子里。不一会儿,天就开始下雨了。妈说:“这不行,赶紧背回家。”可我们四个人谁来背这一百多斤重的麦袋呢?妈说:“来,我背。”可妈的腿一遇到阴雨风潮,就疼得厉害,刚才装麦子时还是咬紧了牙站着的。现在,让她背一百多斤重的麦袋,这不是太残忍了吗?当时我们之间惟一的顶梁柱就是我哥。
  我哥二话没说,就让我和妈往他肩上抬麦袋。当时他才17岁,身子骨还软着哩!他每走一步都显得很难,可他一直没停下来。他用他那稚嫩的肩膀把那十几袋麦子都扛回了家。
妈看着哥红肿的肩膀,心疼得不得了,赶紧让哥坐下来歇会儿。可哥知道了老姨家的麦子还没收完时。
  二话没说就去给老姨家扛了。
哥也有他不如意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学业。哥的学生时代,虽然很用功,可他的学习成绩不知为何总搞不上去,坚持到高二就退学了。哥不上学后,就成了个地道的农民,在家里劳动。可他却鼓励我好好学习。在哥退学的第二年,我学习上的压力和思想负担太大,也想放弃学业。
  我哥坚决反对,千方百计劝我,不要像他那样在家种地。他苦口婆心地说了我两天,我被感动了,第三天我又背起书包上学去了。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没有哥推心置腹的劝说,恐怕我现在就不会在这美丽的校园里生活和学习,而是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夭的生活了。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间哥已为人夫。
  在哥成家之前,一些人都说哥成家后,对我的学业就可能不再过间了。可事实却恰恰相反,哥不但更加关心我的学习,而且还时常鼓励我。去年冬夭,因为每次回家太迟,没有车,我不得不走好长一段路。哥知道后,几次顶着风、冒着雨去接我。有一次,我走小路,和哥岔道了,害得哥在凛例的寒风中站了好长时间,可哥却没有埋怨一句。
  
今年暑假,哥和爸为了我和弟弟的那几千块钱学费,每天起早贪黑,开着机动三轮车到修武去拉水泥。他们舍不得在饭店吃饭,每次都是空着肚子,坚持回家才吃饭石因为天太热,他们每次回来衣服都是湿淋淋的。当繁星挂满天空时,他们才开着车,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
  我看到他们整天没日没夜地干活,又心疼,又惭愧。当我拿到学费时,我的心在流着血和泪,因为那是饱蘸浓情的血汗钱。
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长兄如父。哥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铭记在心,我要用最好的表现、最好的成绩来报答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