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设定的时间是天宝三载,也就是公元744年,这一年贺知章告老还乡并且去世,杨贵妃入宫,安禄山兼范阳节度使,李隆基准备把政事全部委于李林甫,高力士出言反对,遭到李隆基斥责,从此不敢妄议朝政,这些大事电视中都有描述。为了迎接杨贵妃入宫,李隆基在上元之夜召开大规模灯会,普天同庆,一小撮危险分子趁机作乱,妄想引爆炸药石油,将包括皇帝在内的满朝文武一网打尽,这就是故事的背景。

杜甫后来在《忆昔》中描述了开元盛世的富庶: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宫中圣人奏云门,天下朋友皆胶漆。百馀年间未灾变,叔孙礼乐萧何律。

翻译:想当年开元盛世时,小城市就有万家人口,农业丰收,粮食储备充足,储藏米谷的仓库也装的满满的。社会秩序安定,天下太平没有寇盗横行,路无豺虎,旅途平安,随时可以出门远行,自然不必选什么好日子。当时手工业和商业的发达,到处是贸易往来的商贾的车辆,络绎不绝于道。男耕女桑,各安其业,各得其所。宫中天子奏响祭祀天地的乐曲,一派太平祥和。社会风气良好,人们互相友善,关系融洽,百馀年间,没有发生过大的灾祸。国家昌盛,政治清明。

仇兆鳌《杜诗详注》:“古今极盛之世,不能数见,自汉文景、唐贞观后,惟开元盛时,称民熙物阜。考柳芳《唐历》,开元二十八年,天下雄富,京师米价斛不盈二百,绢亦如之。东由汴宋,西历岐风,夹路列店,陈酒馔待客,行人万里,不持寸刃。呜呼,可谓盛矣。”

天宝三载乃开元盛世的余晖,此时的大唐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颓势,相反风头正劲,所以《长安十二时辰》里面演绎的富强大唐并没有被高估,相反由于各种资料的缺失,很可能被低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