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李约瑟难题,曾有不少人给出各式各样的解答。其实只要了解了科学的本质以及中国的文明史,就可以很容易得到答案。

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导致中国缺乏产生代近科学的土壤。

近代科学有两大基础,一是完善的形式逻辑,二是实证主义。简单地说:

科学=逻辑+实证。

遗憾的是,中国尽管有着领先世界的文明,但在这两个方面却是极度的匮乏。

在思维方式上,中国传统文化把取象比类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个事物都有自己独特的特征与规则,但又有相当一部分规则是通用的,在自然研究领域中,如果对每一个事物都进行严格的分析,无疑会加大研究成本,这个时候,取象比类法则大大减少了研究成本,只要把已有的规则按“万物相通”的指引,直接用到别的领域就行了,而且事实上,的确有相当一部分事物有相类似的规则。这是中国在文明上一度领先的原因。

但也正因为如此,中国对取象比类的方法太依赖了,以致于依赖到懒得进行新的研究的地步。动辙子曰诗云,引经据典,却没几个人愿意做更细致的分析。而且科学的本质是认识自然,一切利用科学造福人类的行为其前提都是对自然界有足够的认识。但是中国的崇古思维认为阴阳五行八卦之说足以解释天地万物,而万物一理,只需把现象往这理论上套就行了,宇宙之规则,尽在古人矣。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懒惰的思想不只中国有,在西方也有,在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之后,科学界也一度出现,世界的规律牛顿已经发现完了,以后的科学家就是如何应用这些定律了。只不过这种崇古的风尚不如中国发达,没有成为科学界的主流。

而在实证方面,中国也兴趣不大,“见瓶水之冰而知天下之寒”的论断,虽然在局部有正确的可能,但在整体上,谬以千里。但古人却坚信不疑,极少有人对此进行过质疑。事实上,如果质疑了,那是相当危险的,比如清末有中医王清任,在一场瘟疫之后,对死人进行了解剖,发现了许多古医中的错误之处,并因此写了一本《医林改错》,但被中医界骂为“遗毒”,郁郁而终,走向科学的一点星星之火就这么湮没在中国历史的长河。

反观西方,在基督教统治的一千年里,愚昧落后,文明以及经济远远落后于中国,但是古希腊的逻辑学却没有因此灭绝,而且数学领域更是扎扎实实地发展着,数学是数字化的逻辑学,数学的数次大发展,也是逻辑学不断完善的表现。而文艺复兴和思想启蒙运动之后,宗教神权渐渐衰落,欧洲走出蒙昧的历史阴影,各国间不断地战争以及远洋掘金活动推动着科学技术大范围应用,而科学技术的应用本身就是科学理论进行实证的过程。

当实证行为上升致实证主义(进而发展出可证伪主义)之后,逻辑学与实证主义的结合终于让近代科学的诞生水到渠成。

而斯时的中国还在做着“我中华上国应有尽有,不需与蛮夷互通有无”的春秋大梦。即使对数学和机械有着浓厚兴趣的康熙,也没有意识到科技的重大意义。

当西方的科学理论一个一个被超越,新的、靠着更坚实的证据铺垫起来的科学理论一个个诞生的时候,在逻辑和实证方面鲜有建树的中国已失去了诞生近代科学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鸦片战争用武力打开封闭的国门,国人还痴迷在自我幻想的美梦之中。在被侵略中百无一用的《易经》不是还被某些“专家”吹捧为解开宇宙密码的钥匙吗?直到现在,还有一些文化啃老族天真地认为,我们的祖宗早就掌握了高于西方科学的宇宙真理,只不过现代的中国人不懂而已,他们从未想过,人类的前进就应该是一代比一代强,中国的祖宗有什么理由就可以突破历史局限而得窥宇宙的终极真理呢?

近代科学是西方抛弃了古典四大元素论之后浴火重生的,逻辑+实证的思维既保证了大胆的推理和假设,又保证了小心的求证而避免沦为玄学。

可惜这两样东西,到现在我国还是缺乏的。百家讲坛成了文学历史讲坛,刘太医、张务本等神医骗子被官方媒体一个一个推出来祸害民众,国外的那些伪科学作品如《审判达尔文》《水知道答案》等被当成科学读物大量引入,连早被美国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就打假的百慕大三角一案,到现在还有人傻乎乎地分析着根本不存在的神秘原因,以图证明自己足以比肩爱因斯坦。

而历史也跟中国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中国所处的地理位置让中国坐井观天了,西欧人若想爬山越岭打到中国人,比登天还难,近临的大国印度受到宗教的影响,相对的比较爱好和平,即使被英国侵占,充其量也不过是“非暴力不抵抗运动”,对侵略兴趣不大(有意思的是英国归还印度统治权之后,印度倒是忽然有野心了),而中国周边的皆小国,不是文明低的还处在游牧阶段,就是弹凡之地,偶有蛮夷入主,也迅速被相对先进的农耕文明所同化。所以,中国人对于自己的文化有一种历史优越感。

在这种优越感下,以儒家为正统的国人眼里,科技皆“淫巧奇技”,不足与我朝的天道相提并论。

在各种各样的误会和历史条件下,中国不是与近代科学擦肩而过,而是压根就没有诞生的土壤。如果没有西方武力入侵,再过一千年,中国同样不会诞生近代科学,当然,在个别的技术上,可能会有发展,但在基础科学理论上,难有建树。

很多人都喜欢把这个责任推到清政府身上,其实清政府受到中原文明的影响,已经完全同化了,清政府做的事,宋、明政府都在做,文化传承中的书院制,激励体系中中的科举制,清政府都继承下来了,但是同样继承的是,科学研究始终没有放在应有的位置,而是地位当低。

所以,核心的问题在于传统文化的思维方式出了问题,自秦以降,中国就不再有产生近代科学的土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