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仅仅十四年就土崩瓦解了,正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究其根本,至少有以下几个主要原因:

一是横征暴敛,民心尽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秦强力灭六国之后,非但不施仁政,反而横征暴敛。苛政猛于虎,民不聊生,民心尽失,犹如干柴,哪怕是一丁点火星,自当熊熊燃烧。陈胜吴广义旗一举,势如破竹,秦亡只在朝夕。明朝末年,若非民不聊生,民心尽失,李闯王安能所向披靡?

二是君昏臣奸,权臣当道,国运焉能长久?二世胡亥昏庸无能,重用奸臣,残害忠良,动摇了国本,摧毁了国之栋梁,大厦自然风雨飘摇。秦始皇在世,铁腕治国,赵高只不过是一个随意使唤的奴才而已,李斯只不过脑袋好使,有鬼点子罢了。假如是公子扶苏继位,赵高岂敢指鹿为马?假如再施以仁政,博得民心,秦朝怎会速灭?当然,君主暗弱,如有良臣辅佐,国家依然可以稳如泰山。历史上主幼臣强,比比皆是。托国良弼,照样可以发扬光大。一代雄主康熙七岁登基,大清朝安若磐石,不过,康熙若是平庸无能之辈,区区一个鳌拜,就有可能重新改写大清历史。

三是权力交替无制度保障,必然易生变故。秦始皇虽然能够深谋远虑,可惜的是,没有盘算如果自己有朝一日,突然驾崩,大秦江山怎么才能平稳过渡。如果事先谋划周密,有一套制度,有一套应急预案,并远小人,亲贤臣,何来篡改遗诏之说?秦国法之多,法之细,法之严,乃秦改革富国强兵之法宝,可惜,却无明令传位之法,也无法令制度保障政策有延续性,兼有小人弄权,秦朝灭亡势在必然,绝非因“统一的步子太快”而导致秦朝昙花一现,十余年就土崩瓦解、改朝换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