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蒙古人毁坏了西夏王陵,理由有以下几点:

第一,西夏陵区是蒙古入侵西夏的必经之地。1226年五月,蒙古军队在贺兰山大败夏将阿沙敢不,占据贺兰山东麓。直到1227年八月西夏灭亡,蒙古都一直控制着包括西夏陵区在内的贺兰山东麓京畿腹地。蒙古贵族因政治上的需要和对金银财宝的贪婪,以及受风水迷信思想的驱使,再加上常年征战中养成的破坏与掠夺的习性,洗劫西夏陵是不可避免的。

第二,蒙古六践夏土,西夏负隅顽抗,蒙古对西夏皇族恨之入骨,所以毁掉王陵来发泄仇恨,也在情理之中。

第三,据《弘治宁夏新志》记载,在明代,西夏陵仅“数家巍然”(《弘治宁夏新志》卷二),已无地面建筑。安塞王朱秩炅的《古冢谣》:“贺兰山下古冢稠,高下有如浮水沤。道逢古老向我告,云是昔年王与侯。”更是明代西夏陵荒凉景象的写照。可见西夏陵大规模的破坏,应在明代以前。

第四,至今在银川一些老年人中,还流传着有关西夏陵被挖掘的谚语:“昊王墓,金银两大窟,要得开,且待元人来。”“元人来”即蒙古军队的到来,这清楚地透露出西夏陵是被蒙古人破坏的。

第五,西夏陵园发掘的遗物及堆积中,除西夏、宋时期的遗物外,没有明、清遗物。3号陵东碑亭曾经发掘,碑亭台基边侧残留数座大灶坑。在堆积物中还发现了人们日常生活所必需的陶瓷器皿、铜铁器具及为娱乐而随意制作的棋盘、棋子、砖刻等。种种迹象表明,这是西夏陵破坏者的生活遗迹。他们人数众多,在陵区活动的时间较长,与蒙古军队久据贺兰山区的史实相吻合。

西夏考古专家牛达生通过对西夏陵遗址的详细考察,得出结论:“西夏陵是在1226—1227年蒙古灭夏的战争中,被蒙元贵族动用军队,进行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挖掘、破坏后沦为废墟的。”⑤

蒙古军队在贺兰山大败夏将阿沙敢不,控制了包括西夏陵区在内的贺兰山东麓京畿腹地;蒙古军队通过烧、砸、挖、掠等手段毁掉了西夏陵。烧:放火烧掉了陵区砖木结构的建筑。砸:砸碎了陵区的石碑、石雕、泥塑等。挖:采用大揭顶的方法掘开陵墓地宫(墓室)和陪葬墓。掠:掠夺陪葬的金银珠宝。

总之,蒙古人对西夏陵的破坏是毁灭性的。那么,此后西夏陵是否继续遭到了破坏呢?

蒙古人毁了西夏陵,主要是放火烧掉了陵区砖木结构的建筑,砸碎了陵区的石碑、石雕、泥塑等,掘开陵墓地宫,而地面上夯土基本保存下来。但今天大量夯土墙和砖瓦不复存在,盗墓贼是不要这些东西的,它们去哪里了?答案只有一个,河套平原是沙黄土壤,缺乏建筑用的黏土,很可能是后世建筑从陵区取土。不过,按照民间习俗,皇陵、寺院建筑材料是不能动用的,因此,很可能用于大型寺院或明代的城墙,从这个意义上讲,西夏都城城墙遗址荡然无存,有可能后世挖掉后,重新筑新城。当然,这只是推测,进一步确证,还有待于史料的发现与解读。

另外,盗墓活动从没停止过,《弘治宁夏新志》就记载,西夏陵“人有掘之者,无一物”。近代以来,也有人在西夏陵进行过挖掘,每座帝陵和陪葬墓的封土前,大小不等的盗坑随处可见。另外,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建设,对西夏陵也造成了一定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