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丝织品有关的,还有帛画。迄今所见楚国帛画,有长沙陈家大山、子弹库出土的,技艺精绝,久为人所惊叹。子弹库墓在1942年还出有著名的楚帛书,完整的一件已有许多学者论述,其余的碎片近年也经整理。可惜这批帛书除个别碎片外都流藏异国,我们希望早日能全部发表。 楚国的竹简也是首先在长沙发现的。50年代在五里牌、仰天湖、杨家湾出土的简,是现代人们所能目睹的最早的几批楚简。楚帛书和楚简的发现,在很大程度上推进了楚文字的研究,而楚文字的研究又成为作为中国古文字学一大分支的战国文字研究的切人点。附带说一下,现今已见最早的毛笔实物,是在长沙左家公山出土的楚笔。笔和简帛一样,在地下是不容易保存的。长沙楚墓发掘,还纠正了不少海内外学术界流行的观念,例子之一是铜镜。楚镜富于艺术特点,以往多出于寿县一带楚墓,外国学者名之为“淮式镜”。在长沙楚墓发现之后,才知道长沙所出类型与数量更多。

中国近代出土了一些什么古代有名气的宝剑

曹操对锋利刃

这是一把刀式的古剑,一九一八年出土于山东济宁西关古墓中,因其护手处有篆文“曹操对锋利刃”而得名。
剑身长为三尺二寸四分,宽约一寸二分,重一斤七两,贴护手处铸有三朵小花。剑镦与护手皆嵌银精铸,其柄与护手均似刀形。
但历史书对这剑的记载很少,不是出于何处。

越王勾践剑

为春秋越国君主勾践所用。湖北江陵县望北一号墓出土。剑通体55.7厘米,剑身宽4.6厘米,剑柄长8.4厘米。上有铭文,曰:“越王鸠浅自作用剑。” 鸠浅即勾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