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与开放。三星堆文明研究向考古学家提出了一个需要重新认识的课题:内陆文化是否必然与封闭性、落后性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个既有历史意义又有现实意义的课题。

研究难点
  研究三星堆文化是中国考古学,也是中国文化史的一个重要课题。但由于三星堆文化面貌的神奇和文化渊源的扑朔迷离,也为学者的认识和研究带来了巨大困难。

  其难之一,是三星堆祭祀坑内各种奇诡怪异的神像和形象从未见于著录,没有现成的巴蜀文献记载可资对照,至今学者还不得不主要借助于有关中原文化典籍的知识来认识和探索三星堆遗物及其风貌和内涵。

  其难之二,研究和探索三星堆文化的族属和文化渊源,若隐若显,困难重重。由于历史上巴蜀地区文化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民族源流的多样性和复杂性,特别是长时期的民族交往、民族迁徙与文化振荡,使人们至今对巴蜀内部的民族关系还难于从纷繁中理出头绪。

  其难之三,三星堆文化以遗迹和实物向人们展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古蜀城邦体系和森严的古蜀王国体系,但仅凭关于从蚕丛、柏灌、鱼凫到杜宇、开明的蜀王世系的知识,无法为它找到文化学上的坐标定位。

  其难之四,宝墩文化、三星堆文化和成都十二桥文化的考占发掘,虽然使学者找到了三星堆文化,特别是其青铜文明的上源,看到了它的流向,但其间长达两千年的时空隧道里的某些缺环还是难于填补的。

学界意义

  1.三星堆文化是从蚕丛、柏灌、鱼凫到杜宇、开明等历代蜀王世系所代表的不同经济时代的都邑文化最早汇集的结穴处,提供了典型的古蜀城邦国家文化特征的识别体系,填补了巴蜀城市文明早期起源和发展史的空白。

  2.三星堆文化展现了古蜀人恢诡浪漫、舂容大雅的艺术世界和铿訇辩肆、不师故辙的文化心理,很值得考古学家们探索。

  3.三星堆文明为古代东方文明增添了新的篇章,为学术界留下了不同文明之间开放交流、互补互融的历史经验。
考古现场
  2009年6月17日,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了解到,考古人员近日在对汶川县“布瓦群碉”进行文物灾后重建保护中,发现了一处距今4800年新石器时代遗址——布瓦遗址。据了解,这一新发现将有助于探索千百年来蜀人的迁徙和文化交流,揭开古蜀国神秘面纱。

  布瓦遗址地处岷江西岸、杂谷脑河东北岸的四级阶地之上,距今已有4800年,与黄河流域龙山时代文化的早期相当。海拔高度2100米,遗址分布面积约为50000平方米,保存较好的中心区面积近10000平方米。

  考古人员在此处发现了大量陶片、石器等遗物,其中石器为磨制的残石斧2件,砺石1件,打制饼形器1件;陶器多以瓦棱纹、戳印纹、凹弦纹、锯齿状花边口沿装饰等作为纹饰。

三星堆文化根源待考证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研究二部副主任陈剑称,经过初期考察判断,布瓦遗址文化很可能就是宝墩文化的渊源,同时期的三星堆文化也可能传承于此,“这也恰好印证了古蜀历史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