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历史是不是中国历史?外国人力挺《新清史》,称“满清非中国”,听他们的?中国的历史凭什么交给外国人?

新清史反对清朝不是中国的逻辑是什么呢?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新清史长期流行于美国,必然是国外观点,我们必须有清醒认识。

其次,我们再看看美国的所谓“新清史”究竟是什么套路?

一是否认清帝国为中国的朝代。

二是否认满族汉化之事实,而认为满人有其民族国家之认同,清帝国乃中亚帝国而非中华帝国,中国不过是清帝国的一部分而已。

三是指责“清朝为中国朝代之说,乃现代中国民族主义之产物”。

著名台湾省历史学者汪荣祖予以驳斥认为,“将汉化与现代民族主义联结在一起,是新清史的武断建构”,他反问美方,难道魏文帝汉化的事实也是现代民族主义的建构?

毫无疑问,国外历史学者妄图颠覆中国历史,艾米认为,这根本不是翻案的问题,而是别有用心、处心积虑地“分裂中国历史”。

翻案或有助于历史真相之发掘,然能否成立主要有赖于新史料的出土,或新理论的出台。新清史虽强调新史料,然无非是满文旧档;满档既非新出,也不足以支撑翻案。至于理论,无论“欧亚大陆相似论”或“阿尔泰学派”之说,皆属一偏之见,也难以支撑翻案。历史学者如果不愿意盲从新说,则必须有所回应,表达不同的意见。作为新清史的积极回应,我认为,汪先生的论点是符合事实的。毕竟,中国人更了解中国历史。清朝完成了中国化进程,毋庸置疑!清朝,不但是中国的历史,而且,对今天国家的发展还能提供很多借鉴意义甚或深刻的反面教训。

无论是正面评价还是负面评价,都无可厚非,因为,历史已然发生就摆在那里,可以允许不同的历史评价声音。因为,历史有不同的“面”,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站在的高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会大不同。

历史的面目,或瑰丽、或峻峭、或伟岸、或渺小,皆因历史的发生、发展和变化,时空交错,层峦叠嶂,形成犹如一座高山般的历史形态,崇山峻岭之间,充满了神秘的未知的力量,总是引导着好奇的人们去探求未知世界,不断发现真相,获得启发。

高山仰止已无路,曲径通幽别有天。

所以,对待清朝历史的评价,你不能纯粹地正面,或者负面,简单粗暴对待,而是要客观真实,必须言之有理,言必有据,做到论从史出!

既然清朝历史是中国的历史,就不要怕正面还是负面,正面是鼓励,负面就是批评,我们既要学会倾听好听的声音,也要学会包容批评的、负面的声音。

那么,清朝的历史是什么样的呢?我要说,清朝的历史是波澜壮阔的、惊心动魄的。因为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它又兼具有古代和近代的双重品格和特点,所以,他有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历史高度和气势。

本来应该丰富多彩的清朝历史,却偏偏因为历史的特殊原因,变成了雄伟壮观的“华山”!

但也因此让清史研究变成了“自古华山一条道”,这条道不好走,很危险,那就是因为满清遗民留下的《清史稿》。

它可以把洋务运动美其名曰“大清新政”,可以把义和团运动称之为“庚子拳乱”,可以把太平天国公然蔑之为“长毛、逆匪、粤匪”,清人遗民写清史现象,如此口无遮拦,史观不正,这在我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朵奇葩一般地存在。

所以,《清史稿》不是一部客观公正的清朝历史,但却因此影响了很多人的历史观,造成认知混乱。

与此对应,国外兴起了《新清史》,要和我们抢夺清史话语权。

国家闻风而动,成立《清史》专项编撰组,意在夺回本该属于我们、必须牢牢掌控的话语权。

清朝历史究竟是什么面目呢?

我说它就是一个麻子脸,却拥有着一张俊俏的面庞。

它妩媚婀娜,楚楚动人,却又浑身上下透着坏。

这个俊俏的脸,就是满清和历朝历代共同为我们守住了10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这是它永远都不会被人忽视的存在感!

这也是它唯一的那一俊了!所谓,一俊遮百丑,它的麻子脸后面,也实在有太多阴暗面并不光彩地存在,有的还是原始罪恶。

所以,对清朝历史的评价,必须尊重历史,而不能人为地美化,甚至篡改历史。

有人千方百计为它涂脂抹粉,粉饰历史,就是糟蹋历史,我们必须反对。

我们举一个例子。

如何评价努尔哈赤?

著名清史学家李治亭很早就写了一本《努尔哈赤》的传记。

无独有偶。

另一位清史著名学者阎崇年也写了同名传记。同样是写《努尔哈赤》,阎崇年和李治亭两人的历史观就不一样。

尽管他们都描写了努尔哈赤跌宕起伏、叱咤风云的一生,内容包括:边臣世家、初创基业、威震东北、建国称汗、开国方略、向明宣战、进军辽东、兴旺家族、最后岁月等。

但是,阎崇年把努尔哈赤的功劳夸大了,罗列了他十大贡献,就实在是牵强附会了。他甚至后来编造了一个“森林帝国”继而编造出一个森林文明来。

这就太不客观了!阎崇年的《努尔哈赤传》在 该书前言就认定:“努尔哈赤是“满族”的民族英雄,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把他捧为“民族英雄”全然不顾他的巧取豪夺、杀伐四方的残暴,这合适吗?

这一点,连同样是清史学者的李治亭也是反对的,他不同意这种夸大功劳与贡献的历史观。

原来,长期以来,清史界一直有着一股不正常的暗流涌动,李治亭进行了大胆批评。

难道因为他开创了清朝历史的基业,他就是顺理成章的“英雄人物一般存在,而全然不顾及他“军事反叛、掠夺和杀戮”的历史吗?

辽东之屠,惨案是客观真实存在的,洗也洗不掉的。

那么,他创建的八旗制度,是什么性质呢?李治亭做了如下阐述:

当然是明朝疆域之内的“叛军”,是明朝的内部事务。由此可知,他建立的后金,成功了,但不能就对这段历史的评价,超出历史,认为是“嫁妆”,难道这是外国的土地?怎么可能!如果这是嫁妆,那么,满清割让给俄国的近两百万领土,又算什么?

答案就是,它把嫁妆给了俄国人,自己嫁到中原来了!

是的,20多万部众“从龙入关”,放弃了曾经的森林“渔猎生活”,选择了稳定的农耕文明,从此告别了“苦寒之地”。

但我们也必须清醒,他们不请自来,抢占中原,搞剃发易服等“六大弊政”,臭名远扬,难道不该被批评还要大加赞美吗?

当然不能!我们必须有正确的历史观!

这,很重要!

著名历史学者、教授周思源的千叮咛万嘱咐,声犹在耳,时时不能忘记也!

他义正辞严地指出,康乾时代,太黑暗,太腐败了!不能称为“康乾盛世”!

这是批评吗?是!这是澄清历史吗?更是!

学者张宏伟费数日之功,力证康乾盛世的真相不过是一个饥饿的虚假盛世,是不存在的,难怪网友们调侃,吃糠喝稀,哪里有盛世?

连阎崇年也通过视频发声,不能再提“康乾盛世”,可以改为“康乾之治”,更客观公正!

由此,争论旷日持久的“番薯盛世”从历史教科书退场。

没有正确的历史观,就是没有历史道德,俗称,史德。

我们要努力做一个历史奇才,称为“史才”,同时,兼具有“史德”,写出历史论点,用丰富的史料成就一篇精彩的“史论”。

所以,我们必须牢记周教授的话,“我不是杞人,但我也忧天,我们的清朝历史必须描绘出它必须灭亡的道理。”

但我们今天的清史研究,做到了这一点吗?

没有!清宫剧,架空历史,从戏说变成了“胡说”,这是研究清朝历史该有的态度吗?显然,方向跑偏了!清宫剧在宣传错误的虚拟历史,是在编故事!他们俨然成了清朝时期的段子手,这是何等的凄凉和无奈?

所以,我们对清朝批评的声音,是源于尊重历史,而不是什么“皇汉”观更不是什么汉人观,而是,基于事实真相的历史观!

所以,我们在评价努尔哈赤的时候,他不是英雄,但他的建功立业、成就霸业,的确,也算得上一代枭雄!但千万不能把他想象成,起义英雄、明朝压迫,这些都不靠谱!他们是具有高度治理权力、进行自主管理的边疆部落。

其它,如清史学家马大正、李治亭等人为“洪承畴”翻案,不但对其投敌变节行为不进行批判,还公开美化其为“爱民的真英雄”,不但肯定他的历史作用,还要修改清史,以示公允,试问,这是什么历史观?能不被正义的人们批评吗?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总之,对待清朝历史要客观评价,有理有据,言之成理,不偏袒,真实呈现,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才是我们该有的历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