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看到关于城里人和农村人的话题,看得多了,觉得应该说几句,因为我更有发言权。 首先,我能战在公平角度上说话,大家所说的农村和城市,其实是指出生、长大的地方,而不是现在居住地,如果从现在居住地讲,可能你们都是城市的。既然是这样,那我即不是农村的也不是城市,因为我是在农场长大的。农场是中国的一个特殊的社会模式,农场的工作和城市一样,是工厂化的管理,职工有工资收入,从事的是农村中一样的农业生产,脸向黄土被朝天,是介于农村和城市之间的一种模式,所以我基本上是这个局外人,听我说应该没错吧。 其次,我现在生活在城市,周围都是城市人,但我从事农业投资项目管理工作,工作的时间经常要到农村,接触大量的农民,项目本身也是农业方面的事,对城市和农村都非常了解,总比你们没在城市或农村生活过人知道的多些吧。 你们所说的农村和城市,我不知道是指中国的什么地区,在江浙的一些地区,“城市人”就是没钱人的代名词,在那里城市人也羞于来比了,当然,中国的大多数地区,农村是比城市落后很多的。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大家争的也不是这个,大家争的问题可以归为两类,一是能力问题,城市人说农村人能力差,农村人说不差,甚至比城市人还强。二是品质和生活习惯问题,自然也是城市里看不上农村人。 第一个问题,能力问题。如果你了解农村生活,你应该知道,农村在基础设施、文化生活、教育环境方面,大多是不如城市的,而且差距相当大。但这种差距,主要是国家政策造成的,多年来,我国一直用农业收入来补贴工业发展,税收大多用来发展城市基础建设,城里人看着自己宽敞的道路、广场、公园时,千万不要鄙视农村什么也没有,因为那些设施也不是你自己建设的,农村修路还要农民出义务工的,架电也要出钱,办学也要出钱,城里什么时候修路、架电让城市人去出力出钱了?这是政策问题。教育方面也一样,农村学校有几个重点师范毕业的老师呀,农村人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都比城市学习环境差,城市上学才走多远路呀,农村孩子们要走十里八里路上学的是常有的事。有个简单的道理,很多地方,农村户口转入城市户口是要钱的,少的也1、2万,说明从出生时,城里人农村人值钱了,但这都是政策造成的,和城市人的个人努力没关系。网上参与讨论的这个问题的人基本都是大学毕业吧,城市人应该想想,当农村毕业生和你一起讨论这个问题时,你本身就失败了,因为他们利用比你差的环境条件,取和了现在和你一样的地位,和你一样在讨论这个问题,这一点就明说能力比你强了。 工作中,这几年我有个体会,个人能力实在和城市还是农村出生的关系不太大。基本来还是和个人品质及受教育程度有关系的,甚至教育程度关系都不是很大,现在毕业的大学生英语还都行,计算机水平也能应付办公,但专业水平也不知道上学时都干什么了,唉,这也是社会问题。个人品质和好学精神对业务方面的能力起了决定性作用,工作中谁能知道学习,多干活儿,谁就工作能力强些。 第二个问题,品质和生活习惯。品质不用说了,我多年接触城市人和农村人,总体感觉是:想比之下,城市人小心眼的多,不重感情;农村文化水平低的人容易贪财。而最好的交友对象就是农村长大,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呵呵,所以经过多年的淘汰,我现在的好友是这类人有不少,毕竟关键时刻能帮忙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呀,锦上添花有个屁用呀。 生活习惯方面,农村和城市是比不了的,常去农村看到小孩子给搞的灰头土脸的,这可不是因为你们路是土路,灰尘大的原因,水总是有吧,小孩每天一套衣服是不够换的,一天得洗两次澡吧,但农村这方面要求标准低,几天才给换一次衣服。但是到城市后,他们基本能在一年两年内适应新环境,这个时间的长短和受教育程度和年龄是有关系的。但的确有个别人不与时俱进,我以前一个朋友是西南一所重点大学毕业的,他家在农村生活条件也相当不错,他在市里也工作多年了,一天我到他家去,他能把自己一个人住的房子搞成如此脏乱差,也真是让人佩服。 总体来看,我建议大家不要在有地域和出身地之见了,当你有这种想法时,你就是个落后者。

城市是反自然的。高度城市化的结果,就是疏离自然。乡村是自然的,而城市是反自然的。当然,在某种程度上,反自然正是人类社会得以存在并发展的必然代价。从乡村到城市,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不同阶段。第一代优秀的人类,他们是农业文明的创造者;第二代优秀的人类,则是擅长建造城市的动物。但是,人类的天性是追求自然的,人本来就是自然的一分子。 所以,居住在城市的人往往有被困在牢笼的感觉。犹如鸟丧失了蓝天和森林被养在金丝笼里。城市里树木很少,更没有森林。城市有的是混凝土建筑丛林,无数的人就栖居在那些笼子一样的方框里。压抑和窒息的感觉油然而生。然而,空间越是狭小,人的欲望越是膨胀。城市是一个发酵欲望、膨胀欲望的地方。在城市,享受和攫取的欲望比乡村强烈百倍。因为城市每时每刻都面对着潮水般新鲜好用而又赏心悦目的物质,同时也给人洞开着各种享受的方便之门。这些物质能刺激起人的所有欲望,这些方便之门能激发起人的深层的窥探欲望和冒险欲望。 城市是一把双刃剑。现代城市的商业文化属性,一方面使它冲淡了门第、家族的制约,人们获得了更多的自由、平等和民主;但是另一方面,城市人、尤其是大城市人,人们的价值观念更趋向于理性化和实际化。商业化原则是利益驱动原则,商业化城市的人际关系基本上是利益关系,人际关系的变化和转移的准绳是利益和金钱。乡村的亲切微笑的面庞,在城市开始变得遥远而模糊。于是,人们也便分明地感到城市的残酷和薄情。城市里的诸多现代化便利条件和全球化联系,既给人提供了发挥人的创造才能的诸多机会,也把人捆绑在了社会大机器飞速转动的齿轮上,无法自拔,而身心疲惫,麻木不仁。 现在正是城市化发展,许多人都涌向城市,乡村人都赶着圆他们的城市梦,做个城市人。乡村变得零落起来了,甚至有些十室九空。 可,我就是有点对时代的叛逆,即使城市如此繁荣,我也难以说服自己叛逆的心。看着纽约曼哈顿的鸟瞰之照,这让人赞叹的人类的伟大之林,仅仅使我联想起戈壁上的蚁窝。 我不喜欢城市,其主要原因是城市的空气——一团富含二氧化碳,带着文明发展的热量、尘埃和汽油分子的混合物。它是我对城市的第一印象,也是最深刻的印象。男人和女人,老人与小孩,刚出生的和将去世的,总总几十几百万个肺在呼吸着本不多氧气的弹丸之地上的空气。而这恩泽的氧气还要经过机床的鼻孔的过滤,汽车的屁股的洗礼。鄙人陋贱,无福消受这文明的仙气。我更喜欢野里的空气,用以净化我的肺。 城市的空气是热的,是多尘埃的。热是因为城市多人、热情、沸沸扬扬,里面包含着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各种各样的态度……多尘埃,所以城市里头,人与人是看不清对方的,这也与城市多人,混繁复杂有关。乡村的空气与城市的刚刚相反,它是冷的、清的、纯的,人们的面目是清晰的。 我是个喜欢孤独又害怕孤独的人。所以,我不能总留在城市或总呆在乡村。不过,我在它们逗留的时间还是有差别的。就像我用上大半个小时踱步林阴小道,而只消三分钟来穿越市场一样。 可在繁华的城市也不见得不寂寞,凡人群集聚的地方就有寂寞。我总感到一种被放逐的落魄。就像一只被遗弃的狗巴着眼期待那不回头的主人,或像烂醉的潦倒诗人躺在破船叹息远去的两岸。幸有一群知音良友的救赎,人生路上算是有了一个港湾。 到繁华的城市看众生相,在宁静的乡村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