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太狗血的故事。

在我住的小区,有一对新婚夫妻,女的很漂亮,五官精致,身材苗条,可称为美女。男的,也长得帅气,非常般配。

过了一年,女的怀孕生了一个女孩。最初,丈夫没太注意到。可是,两年后,他觉得这个女儿有问题。看上去,长得不像父母,容貌与母亲相差太大,也不像自己。

这时,他怀疑妻子孕前出轨过,怀了别人的孩子,不是自己的种。于是,就质问妻子。妻子没出轨,心里有数,自然不承认。为此,夫妻俩多次发生激烈争吵。

男的不甘心,决定去医院做亲子鉴定,把情况弄明白。检测出来了,确定这个孩子是他们夫妻俩所生。

这下,男的无语了,不知道说什么。但心中还是有疑问,就去问妻子的父母也就是岳父岳母,终于得到了真相。原来,妻子在与他认识几年前,去韩国做了整容。从一个长得一般的女孩变成了一个美女。对此问题,女的一直保密,因此,外人一概不知。

真相大白,男的百感交集,自己娶了一个人造美女,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民国时期河北巨匪郭清当年到底有多坏?

郭清有多坏?从小就很坏,一直坏到死。他一生恶贯满盈,杀人如麻,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土匪,是天良丧尽的汉奸走狗。

一、败光家产,当上土匪。

郭清,出生于1906年,字清泉,乳名玉宝,是河北临漳县柏合乡大营村人士。与很多土匪出生贫寒不一样的是,郭清家是大地主,家里有120亩地,可以说十分富有。

郭清的父亲郭廷玉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常年跟土匪有来往,这对童年的郭清造成了一定的不好影响。而且郭廷玉对郭清太过娇生惯养,让他从小就养成了很多不好的习惯。

在郭清五岁的时候,郭廷玉就去世了,靠着家大业大,郭清的生活倒也无忧。不过郭清在读书之后,由于从小娇生惯养,所以在学校不守规矩,常常跟同学打架。

十四岁的时候,郭清因为实在学不进去就辍学了。由于整天无所事事,郭清开始迷上了赌博,输了钱他母亲又不给,他就到处去偷,偷来的钱再输掉,然后再去偷,如此循环往复。

郭清长大之后,就把自己家的家产和土地都给输光了,他也因此不得不开始思考未来的人生该如何走,那一年他才17岁而已。郭清因为读书没学到什么东西,辍学后又只会赌博偷窃,所以他其实没什么本事。所以思前想去,郭清决定拉杆子当土匪,他觉得用暴力抢夺财产是一个捷径。

郭清纠结同村的狐朋狗友张蒜辫子等人,在大营村附近几个村落抢了四支枪,成立一支小型的土匪武装,开始在附近打家劫舍,抢劫路人,绑票勒索。

由于害怕官兵追捕,郭清从此不能回家,过起了四处流窜的生活。在四处游荡的过程中,郭清结识了赵金华和宋天成这两个土匪头子,由于三人势力都不大,所以在商量之后,决定合兵一处,以壮大力量谋求更大的发展。

随着势力的不断壮大,郭清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再加上抢夺的财产越来越多,以及结识的土匪也越来越多,到1934年的时候,郭清的土匪武装力量人数就达到了八九十人。他们以大营村作为据点,残害附近的百姓,百姓叫苦不堪,无处申冤。

二、势力壮大,无恶不作。

在老家潇洒了很长时间之后,郭清终于遭受了其土匪生涯第一次打击。有一次,石友三的部队路过大营村,顺手将郭清给清剿了一番,郭清的三十多个手下被活捉,他本人只带着几个手下逃走,其他的人都做鸟兽散了。不得不说,石友三这个三姓家奴,居然也干了一件好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郭清都不敢露面,直到有一天,有人对郭清说,河南南阳的大土匪刘生只势力很大,他正在招兵买马,不如去投奔他。郭清无路可走,便去投靠了刘生只,并受到了赏识。不久之后,刘生只突然去世了,郭清就接管了他的部队,一下子又成为了一个大土匪。

七七事变之后,国民党很多党政军人员纷纷南逃,北方的治安变得更加混乱,郭清趁机作乱,以漳河南油房村为据点,抢夺了附近村落民团的七八百支枪,然后又拉拢了程希孟、大根和老殿等几股土匪,成立了土匪司令部,并自称为司令。

此时郭清手下已经有了大几百人,为了让大家都有吃有喝还能发财,郭清就开始向村民摊派粮饷,不给就抢,反抗就杀。时间一长,郭清就成为了附近方圆百里被赫赫有名的大土匪,也因此还引起了国民党的注意。

那个时候国民党兵源不足,所以就开始收编土匪补充兵源,郭清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国民党眼帘的。国民党派遣赵保才(原来是土匪,后来被收编并任命为副师长)带着委任状去收编郭清,但是郭清不愿意跟着赵保才走,赵保才担心回去无法交差,所以干脆就留下来跟着郭清继续做土匪。

赵保才的到来让郭清如虎添翼,很多他原来的手下也闻讯前来投奔,郭清的势力得到进一步壮大。郭清开始变本加厉,在附近几十个村子进行抢劫、绑架和勒索,还奸淫妇女,杀人越货,对百姓危害极大。

三、遭受打击,成为汉奸。

1938年,郭清与另一股大土匪杨二宽火并,双方激战三天,郭清终于将盘踞在杨岗村数年的杨二宽赶走。由于郭清的一个兄弟在激战中丧生,为了报复,郭清将杨岗村数十名村民残忍地杀死,他还烧毁所有的房屋,抢走所有的财产,甚至连石磙子都没有放过,将杨岗村最后变成了一座废墟。

再后来,郭清又抓住了一个叫做苏明启的国民党小官员,他如获至宝,决定以苏明启国军的身份来震慑其他土匪,以此来壮大自己的势力。郭清让苏明启做土匪司令,自己则当团总,把附近的几股土匪势力强行召集过来,平时没啥事就集合训练,有事就必须出兵帮忙。

正当郭清春风得意的时候,他不知道他已经被我军129师东进纵队给盯上了。我军为了消灭郭清这股危害一方的土匪,早就派人打探了消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129师东进纵队对郭清所部发起攻击,郭清大部全歼,苏明启被俘,郭清却再次逃走。

遭受如此打击,郭清在临漳一带算是待不下去了,于是带着几百人开始四处流窜,见到我军就躲得远远的,不敢太过嚣张。

1939年10月,作为日本以华治华的一部分,日本人成立了安临特别警备司令部,任命大土匪头子王自全为司令。郭清为了躲避我军打击并寻求保护,此时已经投靠日本人多时了,最终被任命为副司令。

有了日本人作为保护伞,郭清以河北贾河口作为据点,控制了附近两个区的五十三个村子,帮助日本人对中国人进行残酷地统治,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汉奸头子。

1943年,已经逐渐在各个战场走下坡路的日本狗急跳墙,开始加大利用汉奸帮助自己实施统治。8月,日军成立冀南剿共独立旅,郭清被任命为旅长,日本派遣专人担任他的军事顾问,并且派遣一个班常驻贾河口。

有了旅长这个头衔,郭清开始四处拉壮丁完善人员编制,并且从日本人那里获得一些经费,购买了大量的卡车和武器。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郭清的部下就有了几千人,他还建立了自己的旅部,配有仓库和医院等设施,甚至还专门建造了审讯室和牢房,专门针对我党党员和无辜百姓。

据不完全统计,仅仅在1943年到1945年这两年多时间里,郭清就帮助日本人残害了至少7000名同胞,其中很多都是我党党员及其家属,他们或被残忍杀害,或死在审讯室和牢房里。毫不夸张地说,郭清从1943年开始,就已经变成了一个顽固的大汉奸,他杀人无数,可谓是血债累累。

除了当汉奸,郭清还是个大毒贩,从1940年开始,他就与王自全等人合伙,利用武装力量运送毒品并保护毒品交易,据说每次都可以获利上万元。而那些毒品最终都卖给了普通百姓,很多人被毒品搞得家破人亡。可以说,仅此一罪,郭清就死上十回也不能赎罪。

四、投国民党,成为陪葬。

日本投降之后,失去保护伞的郭清又投降国民党,坚持与我党进行对抗。

1945年10月,国民党将王自全,郭清和程道生这三股土匪合编为安阳自卫团,归属河南省第三行政长官署行政专员、保安司令、清剿指挥部指挥官赵质良少将指挥。

由于郭清撤走,他原来的地盘得以解放,我党在当地建立基层政权,并开始斗地主。郭清得到消息之后,为了维护那些支持他的地主的利益,他派人回去残忍地杀害了许多我党干部和无辜群众,影响十分恶劣。

一直到1947年,为了配合大的战略方针,我军对郭清的老巢进行了围攻。郭清不愧是老江湖,因为跑得快,每次都被他逃脱了。我军派人去劝说郭清,郭清顽固不化,还差点杀了我军派去传话的军官。我军撤走后,郭清又开始骚扰我地方政权,破坏建设活动,还积极鼓动地主反对土地改革,气焰十分嚣张。

不过最后的事实证明,国民党不会真的把郭清这个土匪当自己人。

1948年,国民党军退出安阳城,并任命郭清为安阳城防司令,给了他几个团的兵力和一个卫生队,让其全面负责安阳城的防守工作。此时的安阳城其实就是座孤城,郭清虽然知道自己被当成了炮灰,但对此也无能为力。

1949年,三大战役结束,在整个华北地区,除了太原,安阳和新乡这三座孤城还没有解放之外,其余地区都已经解放。此时的郭清已经是国民党冀豫边区清剿副总指挥,总指挥是赵质良。

由于战事的发展,安阳城此时已经汇聚了众多的国民党残部,土匪,地主,及其他反动分子三万余人。这些人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他们纷纷拿出钱财来支持安阳的防务建设,打算以此为据点,进行负隅顽抗。

但是再坚固的城堡,在那个时候被攻破只是时间问题,更何况他们面对的还是我四野十三兵团这么强大的对手。1949年4月,我军开始对安阳已经包围,在经过一个多月的围困之后,我军发动夜袭,仅用一个晚上,就歼敌一万四千余人,俘虏赵质良以下一万五千余人。

而狡猾的郭清在城防被攻破之后,就试图带人从东门逃走,但被我军所阻。郭清又趁我军不备,从南门成功跑出去。我军及时追击,将其围困在一个院子里。我军原本还是想劝降他,但是他依然不从,他还曾试图自杀,但未遂,最后在抵抗过程中被我军击毙,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郭清的坏是骨子里就有的,他冥顽不化,几次拒绝弃暗投明,最后关头还负隅顽抗,实在是愚昧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