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文化,我们经常会觉得今不如古,以前的才是最好的。

但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文化也同样具有时代性,以前的再好,也具有时代的局限性。

事物都是发展的,文化也是如此。我们挖出了春秋时期的勾践剑,赞叹那时的武器全世界都领先,但不会傻傻地拿勾践剑去和别人枪炮、飞机导弹去比拼,因为大家会清楚地判别出现在已经不是青铜器冷兵器的时代,青铜剑再锋利也是淘汰的兵器,无法和现代化武器相抗衡的。

如果老拿锻造青铜器的水平来衡量现代武器的生产能力,确实现在人造的青铜剑未必有勾践剑好,但现代能造铁剑、精钢剑、甚至枪炮导弹,世界的比拼不再是青铜剑了,而是在于谁的枪炮导弹更精良了。

文化也同样会具有武器一样发展的规律,不是诗不好,而是社会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有诗存在的客观环境了。所以,一味地复古式的恢复和弘扬我个人是反对的,这无疑等于恢复青铜剑作为主要兵器让士兵上现代化现场。

但青铜剑也不是没有价值的,当把它置于博物馆中,那么它具有文物价值,具有历史价值,具有精神价值,它能给我们激励。

所以文化需要传,但更需要承。传就是别认为青铜剑不适合现代战争了就丢弃,而是要放入博物馆,让精神可继承,让荣耀激励后人;承就是要研发枪炮飞机导弹,在现代化战争中建立优势和威慑。

至于文艺复兴,如果真能做好我上述的“传”和“承”,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