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们应该严格区别:中华慧学不等同于西方的哲学,否则的话,我们很难发现中国文化的奥妙》

哲学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是怎样的?

我们现在用中国的社会学与西方的哲学先观察一个问题。

人生的悲剧,这就是苦。最苦的如实了知叫苦谛。如何的才称得上如实了解?必须通过修道,证寂灭性,而能了苦的因,这叫四谛法门。基于寂灭之性,才能如实了知苦与集(因),证寂灭之性,必须修道谛,这修道包含了止观戒定慧的方法,这不同于西方哲学抽象思维,虽然它里面也包含了逻辑方法,但却是具有空性的观照而运用的。西方的哲学没有这种高超的思维方法,所以尼采他要解决人生的苦,他不能达到目的。佛法它能解决人的生死吗?佛法教育 体现在佛教的大雄宝殿,中间坐的是释迦牟尼佛,左边坐的是药师佛,右边坐的是阿弥陀佛,这是表法的。药师佛管生,主要作用是消灾延寿,阿弥陀佛亦管生,管的是来生,人的来生不是死亡,他是往生,现在的话叫移民,这种移民是星际宇航式的移民,这让人的来生,到达一个清净庄严的世界,在哪里可以启开人的无量光,获得无量寿,在那里一生可以成佛。普通的人叫往生,而得道了高人叫圆寂。佛法它能告诉人教授人,不担保自己的身,而把十应自己的来生,中间的释迦牟尼佛,是毗卢遮那佛的化身显现,他教授人们把握过去与未来,超越过去现代未来,三世心不可得,悟到这个道理,就可以今生入佛知见,今生顿悟成佛。成佛,就包含了尼采所追求的超人境界。尼采高喊:上帝已死,自己要做超人。在西方文化中,是一个天大的震撼。他们的宗教不允许这种存在,他们哲学也无法对这超人的愿望提供方法。尼来要是生活在中国的话,他自从人生追求一点不为过,中华的各大文化体系,他就是要人启开人内在的妙德,成就超人。超人,中国的文化中叫:圣人、真人、仙人、祖师、佛、菩萨、罗汉等,他们一一各有具体的内涵。在中国的智慧中,早就认识到,人有无穷无尽的潜能,他也能提供无数的微妙的智慧方法,在中国的历史上,超人何止千千万万。西人要出一个尼采超人,他都没有成功,最后精神都出了问题。这是西方文化的悲剧。西方文化这种悲剧,实在太多了,苏格拉底是不是?我们通过尼采这人生的境界,可以了解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别。佛法对人生的探究,如此的深遂微妙,他的教育方法如此的智慧善巧,不得不令人由衷的赞叹。

我们现在可以来,回过头来反思一下:把中华的智慧当作哲学的一部分,这是以西方文化的视角来看中华文化,这样好不好呢!?在某个时期,这是必须要的。但是应该知道,这是权宜之计,这是一种方便。更应该知道,这样我们无法发现中华智慧的真正奥妙,这会让我们处于被动的地位。我们应该反过来,运用中华古老的智慧,对西方的哲学曾经深入观照,这样我们就会把西方的所有哲学派别,会于一心中进行圆融,这种圆融是中国式的大创造,引用这种方法,我们才能对东西方文化进行整合。否则,我们永远只能随着西方哲学的二元对立观点来看得世界,无法在一起领域获得突破,我们依旧会纠结在西方哲学的思维之中。我们应该了解,西人的哲学,他有太多的不圆满,我今天还没有创造一种完美的智慧体系,他们许多大哲学家,明明已经走到了真理的门口,但是就是无法进入真理的大殿,他们无法把自己的研究,形成系统的方法,一直传承不断。与之相反的,中华古老的智慧,他有无数的智慧系统,比如:这二十四节气,天地人万物的关系,几千年的历史存在,他不需要像西方的科学那样不断的证伪,不断地先进,这种发现是不是可以叫真理?在中华文化中,这种真理存在着方式,它是无数的。我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古人没有科学,为什么他们能够发现这种真理的存在?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当然是一种荣耀,但是我们不应该仅仅停留于此,我们应该努力去揭示这种文化背后的机制。我们不妨来与西方文化的比较一下,西方的文化,他有能量学、人体学、天文学、医学、宇宙学等,但是他们自己至今无法建立这种天地人和谐一体的运化大系统,他们的分科学分了一门又一门,但是他们无法把它们整合在一起,建立全息性系统性的文化大系统。如果我们看清了这种东西文化的差别,中国文化的这种智慧方法,他是不是对西方的现代科学有指导作用?可以这么说,这100年以来,我们都是拿西人的观念来对于中华文化进行削足适履的研究,这极大抑制了中华的创造智慧,我们无法发现中华里面的智慧内核。勉强的可以说,中国的智慧体系叫智慧哲学,这大大有别于西方的哲学,西方哲学的大部分问题,如果与中华的智慧进行沟通的话,就会知道,中华文化中早就有完美的答案。如果我们不进行这种沟通,再过100年乃至上千年,我们还一直落在西人哲学二元思维的陷阱中纠结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