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物种起源》的作者都没有否认上帝创造人。
先假设进化论成立,当然我认为成立的可能性不大。圣经是隐喻,不是报告文学。上帝创造人并不是像传说女娲捏泥人那样。首先上帝在时间空间逻辑等等之外,不受其限制。进化在人类看来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但对于造物主上帝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其次是上帝创造人的方式,无限的上帝完全可以按照“进化”的方式把人创造于原始生物之中,也就可能是亚里士多德的所谓现实与潜在。这就是说“进化”可能像时间空间逻辑等等这些是上帝为人类制订的。
大陆学术界对基督宗教太少正面的评价了,甚至连比较公正的评价都很少。进化论被太多中学生物教师说成已经被论证的真理,进化论至少到现在一直还只是科学假说——相信这一点是你也认同的。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大环境。所以在这种环境下,误读圣经是很普遍的事情,甚至在教徒中也很普遍。你可以到教堂去拿些小册子看,但这些小册子主要针对的不是喜欢读哲学书的人,其说服力我自己都不敢恭维。推荐你看看新托马斯主义和梵二后的神学哲学书籍,当然大多数情况下你只能在网络上读英文的,甚至拉丁文的。我手头有套《士林哲学的基本概念》是张振东著,台湾学生书局发行的。里面有对进化论的评论,我看还算精辟。由于文字太长,我无法给您放到网络上。听说邬昆如经常在人民大学访问,他的书也值得一看。 1、斯宾诺莎提出的一个著名命题:一切规定都是否定。黑格尔认为这个命题极为重要。黑格尔的这一评价是正确的。按照基本逻辑规律,对这一命题可以作出三种理解。



一是从思辨形式逻辑同一律对抽象概念的要求的意义上来理解,它指出一切规定了的抽象概念的外延都是有限的,任何规定了的抽象概念的外延都不能涵盖整个存在,并可以引伸出一切规定了的抽象概念都是成对的的结论。



二是从思辨辩证逻辑自身相异律对抽象概念的要求的意义上来理解。它指出一切规定了的抽象概念的内含都是有限的,并可以引伸出抽象概念“某物”的自身就是抽象概念“它物”,只有矛盾抽象概念的联合即思辨辩证矛盾才能全面把握客观对象的结论。



三是从运用思辨辩证逻辑自身相异律对抽象概念的要求,来考察本体论中的“规定性”这一范畴的意义上来理解。它指出任何事物的规定性的自身就是非规定性即否定性或矛盾性。




斯宾诺莎本人并没有明确赋予这一命题有上面三种含义,但是,斯宾诺莎提出这一命题之后,别人怎样来理解它并引伸它,这是斯宾诺莎本人管不了的。




斯宾诺莎是在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中提出这一思辨综合判断的。这一思辨综合判断的必然结论是:实在的东西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上都是有限的;即承认上帝是实在的,而又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显然是荒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