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西学的辩证法和形而上学实际上属于同一类超自然的思维,即理念和模式思维。形而上学的代表当属柏拉图的原型理念和象式,和亚里士多德的形式或格式逻辑,两者均基于古希腊人的天才发明,平面几何。换言之,超自然的几何学是形而上学的鼻祖,几何论证和形式逻辑也是中世纪后欧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科学革命的智力基础,包括现代物理学如时空相对论。

如果说几何是以静止的眼光和理念认识和描述自然,包括后来康德的形而上学,那么再后来由黑格尔发明的辩证法应该是以动态的眼光和模式认识和描述社会的发展和变迁,也就是你我熟悉的对立统一规律(理论),具体就是关于正论、反论和合论的哲学宏论,听上去很原型漂亮但很抽象虚幻。听过几门米国哲学课,教授们普遍承认黑格尔的学问太抽象,不好理解。哪位天才来个举例说明下?

事实上,用对立统一理论描述社会的变化还是没走出形而上学的超自然理念范畴,多半属于黑格尔发明的第一性原理,不是真的。对立统一随后也就演变成了的你我熟知的阶级矛盾、社会抗争的政治哲学,最接近的社会实例可以说就是贫富阶层的矛盾。你认为人类有多少机会实现合论而解决贫富不均、社会不公的问题?

社会永远解决不了贫富和不公,因为贫富不均、强弱不等是社会的自然前提,自然就是不等、参差不齐,自然所为、自然之道。这便是道家和儒家的道学所做的学问,换言之,以不等的事实为前提,国学侧重处理好强弱不等之间的自然关系,而不是追求实际社会不存在的超自然理念,企图达到不可能的平等。

因此,中国古代哲学没有辩证法和形而上学这一对貌似不同的概念,后两者本质上同属于超自然的理念,不是真的。道学、儒学的确有辩证思维,当然,与西学的辩证法完全是两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