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回答好这个问题,必须先搞清楚“客观”和‘’真实‘’这两个概念的精确内涵。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因为百度关于它们的解释不太靠谱,会让人越看越晕,所以必须要深入到哲学的深度对之加以厘定。

从哲学的角度来看,客观是和主观对举的范畴。没有主观,便谈不上客观,即便从唯物主义的立场,这一点依然成立。唯物主义,尤其是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物质的运动产生了意识,意识反过来对物质及其运动进行观照,便有了主观。

主观不是意识本身,因为当意识对自身进行观照的时候,意识本身也是一种客观,可以对它及其运动规律进行探究。如果我们认定意识就是主观,则必须承认“主观也是客观”,这就出现了悖论。

所谓的“客”,一定是相对于“主”来说的,‘’非主”就是“客”。如果“主”不存在,就谈不上“非主”,故无“主”即无“客”。所有的人站到大街上,由于找不到一个“主人”,所以找不到一个“客人”,所有的人处于一种既非“主人”又非“客人”的混沌状态。去某个朋友家拜访,由于存在“主人”,所以你自然就成为了‘’客人‘’。

所以,当意识不曾诞生,或者即便意识诞生却没有能力对物质及其运动进行观照,则就不存在主观,因此也不存在客观,世界是混沌的一体。对一只原生动物来说,是没有什么客观的,它只是在物质运动规律的驱使下,以物质的规律运动的一些物质而已,它与整个世界是混沌的一体。

为了便于理解什么是主观和客观,可以举一个粗陋的例子来加以模拟。

假设世界上没有人,连生物都没有,处于完全的洪荒状态,但是世界上有一面镜子(诡异极了!)。

当没有一丝光线的时候,镜子是世界的一部分,整个世界是镜子及除镜子之外的所有事物的集合,世界是混沌的一体。当有了光线,镜子以光线为媒介,对世界进行了观照,产生了一个世界的镜像。此时,这种‘’观照‘’作为物质运动的一种特殊形态,由于对物质及其运动进行了镜像(或者说复制、模拟),从而在物质世界的躯体内部,成功制造出一个界面,这个界面将物质极其运动(或者简单称之为物质世界)与其镜像区分开来,同时也成功地使得自己相对独立于物质世界及其镜像。

这个界面就是主观。

主观不是镜子,也不是镜像,主观就是一个界面。这个界面因‘’观照‘’运动的开始而产生,随观照运动的结束而消灭。只要不是界面本身,对界面来说都是客观,镜子之外的物质世界是,镜子是,镜子产生的镜像也是。你可以把镜子约等于人类的大脑,把镜子形成镜像的运动约等于意识,把镜像约等于意识的结果(知识也是一种意识的结果)。这样也许可以粗略解释为什么我们可以研究大脑、意识及知识本身。有的哲学流派把镜子看成主观,有的把镜子的观照运动看作主观,有的把镜像看作主观,有的认为有主观的存在才有客观的存在,有的认为恰恰相反,有的认为意识是完全被动的,有的认为意识也具有反作用于物质世界的所谓“主观能动性”。各种流派和主义在这些问题上耗费了无尽的天才和口水,争执了两千多年。这些问题展开来,可能要讲十年,就此打住。

其实,主观和客观是同时存在的,皆因物质世界某种特殊的运动而起。上文提到的界面形成,主观和客观同时产生;界面消失,主观和客观同时消失。

弄明白了‘’客观‘’,再来弄明白“真实”就容易多了。所谓“真实”,就是“主观”将物质世界和它的镜像这两部分‘’客观‘’进行比对,做出的关于相似度的判断。相似度越高,就越“真实”,否则就越‘’虚假‘’。

理解到这一步,这个提问的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结论:“客观即真实吗?”这个提问本身是有问题的。“客观”和“真实”这两个概念组成如此一个全称判断是不恰当的。这就好比问“这个三角形是相似吗?”,正确的问法是“这个三角形和那个三角形相似吗?”

但是,这个提问的价值仍然值得高度肯定。因为它直接拷问了我们与世界的终极关系。我们虽然是世界的一部分,但也许我们永远都无法彻底理解这个世界,更不要妄想彻底驾驭它。因为,无论多么光滑的镜面,总有一些细小的坑洼造成光线折射变形;无论多么广角的视野,总有无法观照的角度;无论多么强大的反光能力,总有一些光线湮灭消失无法反射成像。镜像与物质世界的相似度永远达不到100%,这个世界,有足够的资格要求我们对它保持几分敬畏。

谢谢提问者,你的思考真的很棒!